杭州雷曼期货配资公司

郝一生:10句话读懂“突变”近代史观

所在栏目:穴位养生 分享:

10句话读懂“突变”近代史观

  本文摘自《日出日落》 作者:郝一生 出版社:东方出版社

  1、“突变”是人类近代史的起点和社会聚变的源头

  人类近代史的开端,是被屠杀逼出来的英国工业革命。1623年英国人在“安汶岛屠杀”后被荷兰人赶出东印度香料市场,不得不转而经营印度印花布。大量印花布的进口给英国毛纺织业造成的严重威胁所形成的“压强”,让英国毛纺织业者在此后的近35年中,聪明才智和创造性得以超常发挥,终于在1733年诞生了“飞梭”。它所创造出生产力提高400倍的奇迹,打开了人类近代史的大门,工业革命的核聚变自此开启,世界为之地覆天翻。

  2、近代以来至少发生过4次重大的“突变”

  ①,英国工业革命;②,新大陆移民;③,日本明治维新;④,中国改革开放。没有这些“突变进化”,人类会一直像蜗牛那样在“常态进化”的轨迹上缓慢爬行。如手工纺纱织布的技术和设备,到工业革命之前的水平就经历了1万年以上的缓慢进化过程。

  3、“突变”的能量源泉,是持续或突然的生存危机所形成的“体感压强”

  如日本1853年开港通商后,99%的蚕丝被蚕荒后的欧洲商人高价出口,造成丝织业的全面停业。甚至江户(东京)贵族的穿着都受到影响;棉花种植业在印度棉进口的冲击下全面破产等。当时日本所受到的“体感压强”,比中国同期高23.4倍(按照:人均进出口额/人均GDP,计算)。

  “突变”过程如同石墨通过2300℃、15~18万个大气压之下变成人造钻石。体感压力过弱,人的潜能就不会被激发出来,如晚清1840年以后的中国;相反,体感压力过大、或过于迅猛,也会导致窒息甚至毁灭。如欧洲文明过强冲击下的美洲印第安人;以及英国曼彻斯特机织棉布大量进口打击下的印度手工棉纺织业。

  4、中国“百年积弱”的根源,是1840年以后中国人的“体感压强”过弱,没能调动出4亿中国人的超常能量

  猛烈的突然对外开放冲击下,日本被调动起来的是整个社会,而中国1894年甲午战败后被调动起来的也只是社会上层。

  5、“超级人口大国”的遗传特质,是导致中国近代化姗姗来迟的基因缺陷

  所谓“体感压强”的微弱,也是中国人口基数过大所致。同样规模的进口海啸,人口小国日本几乎被淹没,中国却像草食恐龙趟过一片沼泽。

  几乎所有被指为中国特有之顽疾:如中央集权、独裁专制、庞大的金字塔型官僚体系、科举制度、贪污腐化、恋土情节等等,莫不根系于此。

  6、甲午惨败的根源是大清超穷政府“买得起马,配不起鞍”

  这背后是5%的畸形超低税率(日本同期税率超过30%),加上“五五分成”的地租分配制度所导致的“两头穷、中间富”的财富分布格局。绝大部分财富集中在地主士绅手中,而该阶层在工业化方面的投资额仅占其财富的0.3%;在开放中收益最大的买办阶层向工业化方面的投资,也仅仅是他们的收入的大约1.5%;

  7、投资规模不足是中国近代百年积弱的宿命

  平民百姓的无动于衷,导致中国1840~1894年工业化投资总额7700万美元,仅为日本1868年~1894年该投资8.6亿美元的1/11。这意味着,日本同期的人均投资额是中国的110倍以上。

  投资规模的巨大差异,造成中国在钢铁产量、纺织纱锭数、铁路公里数、电话电报数、教育普及率等几乎所有领域的资本存量都只是日本的约1/10,战败在所难免。

  8、改革开放前中国的“体感压强”,是中国与周边地区收入的巨大差距

  1979年香港与大陆的巨大收入差距高达100倍(香港农民日收入70港币/广东农民日收入0.7元人民币),巨大的收入压差让南方12省的56万人“大逃港”愈演愈烈。一旦体制松绑,中国人长期被压抑的能量就如火山般爆发出来,排山倒海、一发不可收。

  9、失去生存压力导致的国民怠惰,会让高收入国家坠入“发达国家陷阱”。

  日本1990年经济泡沫崩溃以来,“失去的20年”且经济踏步不前的原因之一,也是人均GDP超过3万美元后,社会失去生存压力后分泌出的惰性,其他发达国家亦不例外。这也许可以称之为“发达国家陷阱”。

  10、制度变革虽然重要,但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。

  如辛亥革命虽然完成了制度的根本变革,而此后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国力,与日本的差距反而越来越大,就是例证。

(责任编辑:HB001)